推延到9月份的G7峰会或许面对更多的不确定性。作为本年G7峰会轮值主席国,美国总统特朗普借此机会提出了改动G7现状的主张。俄罗斯、韩国、澳大利亚和印度都受到了他的约请,可是这个主张是内部和外部的。两者都无法构成共同的声响。
 
    七国集团尽管是传统意义上的盟友,但出于各自利益考虑,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达到共同并不简单。
 
 
德外长回绝特朗普提议
    关于美国来说,G7扩张的意图是清晰的,乃至白宫战略沟通主任Alisa Farah也毫不掩饰地说,吸收传统盟友可以直接进行更广泛和有意义的评论——怎么与我国打交道。美国妄图撮合世界各国孤立我国,德国外长对此清晰表态,粉碎了美国的这一重要方案。
 
    德国外长马斯表明,德国回绝了特朗普约请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的提议。Maas着重,G7和G20是两个亲近和谐的多边机制,没有必要再建立一个G11。
 
 
    七国集团在历史上曾时间短地以八国集团的名义存在,但自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之后,激怒了欧洲的俄罗斯就被踢出了八国集团。这一事情让欧洲人极度不安,今日,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紊乱依然没有中止。
 
    德国期望看到俄罗斯为此做出的“尽力”。尽管德国近期与俄罗斯关系亲近,但在一些地缘政治问题上仍存在抵触,德国的情绪与七国集团其他欧洲成员国共同。美国期望俄罗斯参加“反华联盟”,但其国内盟友不同意,而俄罗斯对重返G7也不感兴趣。
 
 
    早在特朗普发表声明之前,俄罗斯外交部和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就持续表明,俄罗斯以为七国集团是一个过期的安排,不足以反映当时的世界趋势。七国集团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西方小安排,其间没有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新式经济体,七国集团没有我国就不能决议“大事”。
 
    七国集团成员国一心一意
 
    除了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存在相当大的妨碍外,韩国的约请也令日本十分不满。日本现已清晰回绝了特朗普关于高傲的韩国重返G7的提议。原因其实并不难猜。尽管现在的G7现已不像曾经那么强壮了,但日本依然期望保证自己作为G7中仅有的亚洲国家的优势。
 
    美国不分青红皂白的行为引起了七国集团其他成员的不满。跟着9月的接近,G7线下领导人会议或许不会推延,尤其是在美国仍“不可救药”的情况下。此外,各国或许更乐意比及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后再举办峰会,这无疑更有意义